开启左侧

日本战国时代九州岛霸主岛津氏一族

[复制链接]

微信扫一扫 分享朋友圈

粉红猪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作者:北条早苗
在日本战国时代,大家关注的焦点大多聚集在了战国三英杰、武田信玄、上杉谦信等日本本州岛中部的武将身上,很少了解九州、四国、西国、东北的战国历史。今天,我们就来看一看,威名远播、三国皆知的九州岛岛津家的岛津四兄弟——岛津义久、岛津义弘、岛津岁久、岛津家久。

岛津四兄弟

战国时代的岛津家

自应仁之乱爆发以来,日本进入了后世称呼的战国时代。虽然各地发生战乱的时间不一,但是在应仁之乱发生的数十年间,战争的风潮席卷了整个日本,其中自然包括了天高皇帝远的九州岛南部。当时日本九州岛南部的最强的势力是拥有萨摩、日向、大隅三国守护职的岛津氏,不过,这支岛津氏与我们后来熟知的差点统一九州岛的岛津四兄弟出身的岛津氏却不是同一支血脉。
岛津四兄弟的这支岛津氏,其实属于岛津氏的分家伊作岛津家,只是他们的祖上与岛津家本家血缘却比较近。伊作家由岛津家本家第三代当主岛津久经的次子岛津久长创立,代代都以萨摩国的伊作庄作为根据地,因而以伊作为苗字。在室町幕府中期,伊作家家系断绝,于是又从岛津家本家迎接了第九代当主岛津忠国的三子岛津久逸作为养子,继承伊作家。
岛津四兄弟的祖父岛津忠良是伊作家的中兴之祖,在他三岁之时,父亲岛津善久被人杀害,没多久爷爷岛津久逸也在和其他岛津氏分家的战争中战死。岛津忠良的父祖接连去世,使得伊作家陷入了存亡危机中,在这个时候,岛津忠良的母亲站了出来,为孩子找了个还算强大的靠山。

岛津忠良

岛津忠良的母亲和源义经的母亲一样,名叫“常盘”,在丈夫和公公都相继死于非命后,她负担起了维持伊作家存续的重担。然而,常盘毕竟只是一介女流之辈,在当时的背景下,家臣不服、外敌入侵是常有的事,许多岛津氏分家也对伊作家的地盘虎视眈眈。为此,在相州岛津家的家主岛津运久再三向常盘求婚的背景下,常盘以让岛津忠良成为相州家继承人的条件嫁给了岛津运久。
相州岛津家出自本家第九代当主岛津忠国庶出的长子岛津友久,因为岛津友久的官途是“相模守”,因而这家被称为“相州岛津家”。岛津运久是相州家的第二代当主,也就是说,他其实与岛津善久是堂兄弟。当时岛津运久恰好没有子嗣,因而便以岛津忠良作为自己的养子,成为岛津忠良母子的后盾。在岛津忠良二十一岁时,他顺利地继承了亲父与养父的地位,成为伊作家、相州家两家的当主,统领着广大的领地。
永正十一年(1514年),岛津忠良之子岛津贵久出生。在这个期间,岛津家本家的家督接连出现早逝,体弱的十四代当主岛津胜久成为当主后,本家势力逐渐衰弱,岛津胜久不得不仰仗岛津忠良作为自己的后盾。大永六年(1526年),岛津胜久迎接十三岁的岛津贵久作为自己的养子,次年四月,岛津胜久将岛津氏本家的家督之位让给了岛津贵久,而他自身则前往伊作隐居。岛津胜久出家的同年,三十六岁的岛津忠良也出家入道,法号愚谷轩日新斋。
岛津胜久让出家督之位不久后,在萨州岛津家的岛津实久的怂恿下突然又反悔,想要复归家督之位。岛津胜久还俗后,岛津实久往鹿儿岛派遣了援军,将岛津忠良父子逐出了鹿儿岛,拥戴岛津胜久重登家督之位。然而,岛津胜久的能力实在是不足以统率岛津一族,没多久,岛津胜久就因为统治失败,导致家臣离心离德,许多本家的家臣都逃到了萨州家的麾下请求庇护。萨州家的岛津实久确实不是什么好鸟,他之所以反对岛津贵久继承家督,不是因为忠于本家,而是萨州家的家祖岛津好久曾出任守护代,家格要比伊作家与相州家都高,他不能容忍家格比自己要低的伊作家出身的岛津贵久出任本家的家督。

岛津贵久

天文四年(1535年),萨州家出兵鹿儿岛,岛津胜久将国内大政让给了岛津实久,随后灰溜溜地逃出了鹿儿岛。萨州家成功下克上,取代了本家,成为岛津氏的一门总领,托无能的岛津胜久之福,本家的许多家臣非但没有抵抗,反而纷纷站在了岛津实久一方,岛津实久的势力瞬间大增。
为了对抗岛津实久,岛津忠良父子拉拢了岛津胜久作为自己的大义旗帜,讨伐不臣的岛津实久,在岛津忠良的调略下,岛津本家的许多家臣被官与萨摩国的国人都加入了岛津忠良的麾下。岛津忠良的本意自然也不是拥戴岛津胜久复任家督,岛津胜久在他的手下宛如傀儡一般,毫无实权,而本家的家臣被官们则逐渐被岛津忠良转化为自己的家臣与被官。
天文八年(1539年),岛津忠良父子在谷山·紫原合战中击败了岛津实久,从这时候开始,岛津实久与岛津忠良的力量对比开始转化。虽然二者的战斗一直持续到了天文二十二年(1553年)岛津实久病逝为止,但是岛津忠良父子的优势地位却已经无法改变。
天文十一年、十二年左右,被岛津忠良父子架空的岛津家家督岛津胜久逃往母亲出身的丰后国大友氏处请求庇护,终其一生再也没有回到萨摩一步。而岛津贵久在岛津胜久出逃以后,得到岛津家本家家臣的支持,成功继承了本家。天文十九年(1550年),岛津贵久在鹿儿岛修筑了内城,并以此为据点统率九州岛津一族。

萨摩国

四兄弟登场

在明代的《两朝平壤录》里,有这么一句话:“(秀吉)知其四弟能战,即毒杀之,知其三弟欲反,遂命老王取其首级”。这里的四弟,指的便是岛津贵久的四子岛津家久,而三弟指的便是三子岛津岁久。老王不是指隔壁家的那位王叔叔,是指长子岛津义久,因为侵朝时岛津家家督是岛津义弘,中国人便将他们以“新王”、“老王”作为区分了。

岛津义久

万历二十二年(1594年),福建巡抚许孚远给朝廷上了一封名为《请计处倭酋疏》的奏疏,其中大致内容是希望明朝能联合岛津家对付丰臣秀吉,这个我们后文再。该奏疏中言:“义久不得已而佯为顺降,其心未尝一日忘秀吉也。”这是说岛津义久实际上对秀吉是口服心不服,无法忘怀秀吉杀害自己的弟弟的仇恨。
从上述的资料来看,岛津家身为一方诸侯,但是名号已经传到了中国,甚至连中国人都略有耳闻岛津四兄弟与秀吉的过节,虽然不够准确,但是在那个年代已是很难得的了。
岛津四兄弟的父亲是前文中继承岛津本家第十五代当主的岛津贵久,长兄岛津义久出生于天文二年(1533年),二弟岛津义弘出生于天文四年(1535年),三弟岛津岁久出生于天文六年(1537年),四弟岛津家久出生于天文十六年(1547年)。岛津义久、义弘、岁久是同父同母,而岛津家久同三位兄长则是同父异母。

南九州势力图

岛津四兄弟出生的年代,正是其父岛津贵久统一萨摩的时代。天文十九年(1550年),岛津贵久在鹿儿岛修筑了主城内城,初步平定了萨摩大部,随后便开始朝着“三州统一”的目标前进。三州,指的是岛津家的旧领萨摩国、大隅国、日向国,为了恢复岛津家最鼎盛的时代,岛津贵久在天文二十三(1554年)年朝着大隅国岩剑城发起攻击。
岩剑城是支配着大隅国浦生的蒲生氏的支城,位于鹿儿岛北面仅七公里左右的位置,是萨摩国与大隅国的边境城池。虽然岩剑城只是坐小城,但是其地势十分险要,北、东、南三面都是悬崖峭壁,西侧是位于细长山脊上的一片小台地。此战亦是岛津义久、岛津义弘、岛津岁久的初阵,经过两个月的激战,岛津家方才攻陷此城。紧接着,岛津家继续对蒲生进行侵攻,直到弘治三年(1555年)浦生家被逐出浦生为止。虽然岛津家面对的只是大隅国的一豪族而已,但是在三年的侵攻中,岛津义弘、岛津岁久一度负伤,岛津贵久也差点丧命。足以见得,虽然岛津义久名为岛津家家督,三国守护,但是此时的岛津家实力仍然非常弱小,想要回复旧领,还得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三州统一


岛津义弘

永禄三年(1560年),岛津贵久派遣次子岛津义弘前往丰州岛津家岛津忠亲的麾下,与称霸日向国的一大势力伊东义祐对峙。与之相对的,伊东义祐也与大隅国的霸主肝付氏结盟,两家一南一北夹击岛津家。
面对两大豪强的夹攻,岛津家陷入了苦战。永禄四年(1561年),岛津贵久的弟弟岛津忠将在大隅国廻城附近与肝付家交战时被肝付军讨取。为了对付肝付氏,岛津贵久在次年将次子岛津义弘唤回,与岛津岁久一同攻打大隅国的横川城,因为岛津岁久击破了横川城的大门,攻入城中,该城最终落入了岛津家的手中。
永禄九年,岛津贵久隐居,岛津家的家督由岛津义久继承。岛津义久一继承家督之位,就与岛津义弘、岛津岁久一同攻打伊东家麾下的日向国三山城,可惜遭到伊东势的反击,连岛津义弘都负了伤。
永禄十年(1567年)岛津义久开始征服萨摩国北部的战争。岛津军先是突然袭击了菱刈氏的支城马越城,因为守军毫无防备,很快城池就陷落了,随后岛津军再以马越城为据点,对菱刈氏展开攻击。因为肥后国的大名相良义阳率军前来支援,菱刈氏对岛津家的抵抗十分激烈,直至永禄十二年实在抵抗不下去后,才打开居城大口城降服,萨摩国正式统一。

元龟元年(1570年)势力图

元龟二年(1571年),京畿的织田信长陷入了元龟纷乱之中,而岛津四兄弟的父亲岛津贵久也在这年去世。岛津贵久没有能达成统一三州的愿望,他的愿望只能由后辈去实现了,不过岛津贵久估计也万万没有想到,岛津家的未来可不仅仅是三州统一那么简单。
元龟三年(1572年),趁着岛津贵久新亡,伊东家、肝付家对岛津家的领地发起侵攻,伊东义祐派遣弟弟伊东加贺守率领三千人攻打岛津义弘的居城加久藤城。此时岛津义弘本人并不在城内,而是在附近的饭野城中,见到加久藤城起火,便率军来援。估计双方主将都没有想到,留在加久藤城的岛津义弘的正室夫人居然也是个狠人,在她的指挥下,伊东军的攻势被挫败,只得朝着木崎原退却整队。在伊东军大意之际,岛津义弘率领三百余士兵对伊东军发起奇袭,伊东军猝不及防,伊东加贺守为首的数名伊东军武将都被岛津义弘讨取。

伊东义祐

随着木崎原合战伊东军的败北,伊东义祐无力再对岛津家发起有效的攻势。岛津义久趁着这个机会挥师大隅国,在天正二年(1574年)降服了大隅国的肝付兼亮,平定了大隅国。大隅国的战事结束以后,岛津家便全力朝着日向国侵攻,天正五年(1577年),伊东义祐丢弃领地,流亡丰后国,日向国也被岛津家平定。在岛津兄弟的努力下,父亲岛津贵久的三州统一愿望,终于实现。
九州制霸

在岛津家扩张的过程中,家督岛津义久一般都是作为家督坐镇后方,而岛津义弘、岛津岁久、岛津家久三人则率领军队出阵作战。岛津四兄弟配合默契、齐心协力,在统一了岛津家的旧领之后,踏上了称霸九州岛之路。
阻挡在岛津四兄弟面前的是,当时九州岛最强大的大名大友宗麟。大友宗麟即大友义镇,又名“堂·弗朗西斯科”(洗礼名),是日本有名的“吉利支丹”大名,即基督教大名。大友宗麟出生于享禄三年(1530年),在天文十九年(1550年)的“二阶堂之崩”后继承了大友家的家督,成为大友家的第二十一代家督。

大友宗麟

在大友宗麟统治时期,大友家相继征服了北九州诸国,同时还出任了丰前、丰后、筑前、筑后、肥前、肥后六国的守护职役与九州探题,获得幕府将军御相伴众的地位。大友宗麟利用自己在九州的势力,大力发展与南蛮人(欧洲人)的贸易,从中大捞金银以及进口新式武器。并且,大友宗麟还同织田信长一直保持着友好的关系,时不时互通书信,赠送礼物,在织田信长的帮助下,大友家也与仇敌毛利家达成了和睦。
此时的大友宗麟已经隐居数年,家督是其子大友义统,不过大友宗麟仍然在幕后掌控着大友家的大权。天正六年(1578年),大友宗麟以拥戴伊东义祐回复旧领为名,率军五万余侵入了日向国。岛津兄弟的四弟岛津家久率军进入高城防守,而岛津义久则倾全国之力率军来援,与大友家决战。岛津、大友两军在高城附近展开合战(耳川合战),一开始,大友军取得了全面优势,岛津军不敌败走,大友军对岛津军发起追击。然而,大友军没有料到,岛津军的败走其实是岛津家的“钓野伏”战法,在追击过程中,大友军左右两翼突然冒出大量岛津军伏兵,而先前的败军也反身来战,甚至后方的高城中的岛津军都出城配合夹击,大友军瞬间崩溃,惨遭大败。经过耳川合战以后,大友家一蹶不振,领地内反叛四起,家臣团之间也出现裂痕,肥前国的龙造寺家更是趁着大友家衰弱的机会崛起,不断侵蚀大友家的领地。

冲田畷合战

另外一方面,岛津家在取胜之后,在天正八年降服了肥后国南部的势力相良氏,开始朝着九州岛中部、北部进军。天正十二年(1584年),岛津家应肥前国岛原的领主有马晴信的请求,派遣岛津家久率军渡海,支援有马氏,而岛津家久这次的对手,就是趁着大友氏衰弱崛起的西九州霸主“肥前之熊”(熊本熊是肥后)龙造寺隆信。面对龙造寺隆信的大军,有马·岛津联军兵力仍然处于劣势,在这样的情况下,岛津家久先是引诱龙造寺隆信本队出兵冲田畷,再以别动队绕路到龙造寺军本阵后方,对龙造寺隆信的本阵发起奇袭。虽然龙造寺隆信也算一方霸主,不过却也同今川义元一样,在阴沟里翻了船,本阵被奇袭以后,龙造寺隆信不幸战死,龙造寺家从此便也走向了衰弱。
秀吉的九州征伐

岛津家相继击败了九州岛的两个霸主大友氏与龙造寺氏,在九州岛建立了绝对的优势,开始统一九州岛的进程,相继征服了肥前国、肥后国、筑后国等地。此时的大友氏在岛津家的进攻下犹如风中残烛,根本无力抵抗。
天正十四年(1586年),大友宗麟亲自前往大坂城,请求此时制霸了日本大部的丰臣秀吉出兵支援。丰臣秀吉在天正十年(1582年)的本能寺之变后,击败了织田家叛臣明智光秀,而后又成为织田家的家老之一。在四年中,丰臣秀吉不断地壮大自己的势力,击败柴田胜家、泷川一益、佐佐成政、织田信雄、德川家康,征服了四国的长宗我部元亲,平定了纪伊国、和泉国的一揆,并最终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地出任了日本的“关白”,建立起了自己的武家公仪。

丰臣秀吉

丰臣秀吉早在前一年收到大友宗麟求援时就以“关白”名义下发了九州总无事令给岛津义久,不过岛津家的重臣们却不以为然,觉得嗑瓜子怎么嗑出了个臭虫出来。岛津家认为天皇居然会任命一个来路不明的家伙出任关白,这件事简直是贻笑大方,自家是自源赖朝以来的名门(源赖朝落胤说),对这种莫名其妙出现的关白的书信不予回复。再加上此时岛津家在九州岛的攻势势如破竹,过于顺利的扩张过程也使得岛津家有些目中无人,丝毫没有意识到丰臣秀吉的可怕之处。
虽然岛津家没把丰臣秀吉放在眼里,谨慎的岛津义久仍旧派遣了家臣上洛,只是上洛的结果不尽如人意。丰臣秀吉下达的“九州国分”命令,要求岛津义久放弃占领的肥后半国、丰前半国以及筑后国,将其引渡给大友宗麟,这样大友家就能占有这些领地加上原本的分国丰后国;肥前国封给毛利辉元;筑前国由丰臣秀吉直辖;其余的全都归岛津家所有。
丰臣秀吉命令岛津家在天正十四年七月以前回复,但是岛津家却置若罔闻,在六月出阵大友家的领地,开始了自己的九州统一计划。七月,岛津军占领了筑前国的岩屋城,十月,长宗我部元亲率领四国军势登陆丰后国,在秀吉出阵以前先支援大友家,防止府内馆落城。而岛津义久则派遣岛津义弘率领三万大军从肥后国阿苏侵入丰后国,命岛津家久率领一万军势自日向国攻入丰后。

户次川合战

为了救援大友方的鹤贺城,四国军势组成的丰臣军出阵支援,却没赶上,最终在户次川与岛津家久对峙。此时岛津家久的军势已经达到了一万八千人,而丰臣军只有六千人左右。长宗我部元亲认为应该据川防守,但是立功心切的军监仙石秀久与十河存保却主动渡河攻击三倍于己的岛津军。最终,仙石秀久中了岛津家久的计策,在渡河途中遭到攻击,战败逃亡,长宗我部元亲麾下的三千军势拼死抵抗,自其子长宗我部信亲为首共战死七百余人,另一位十河存保也在此战中战死。户次川合战以后,丰臣军的先遣部队战败逃亡,岛津军更加得意洋洋,一举攻占了大友家的居城府内馆。
眼瞅着九州统一即将实现,天正十五年(1587年),丰臣秀吉亲自率领十万大军登陆九州岛。丰臣秀吉率军朝着肥后方向进攻,而丰臣秀长则率军朝着日向进攻。面对来势汹汹的丰臣秀吉,岛津军拼死抵抗,却依旧寡不敌众战败。

岛津家久

虽然岛津义弘、岛津岁久主张与丰臣秀吉决一死战,但是家督岛津义久却想保住岛津家的存续,前往丰臣秀吉的本阵表示降服。另一方面,岛津家久也前往丰臣秀长的本阵投降,但是原本身体倍儿棒吃嘛嘛香的岛津家久却在归阵后突然一病不起,一命呜呼,因而当时到处都有传言说岛津家久是被丰臣家给毒死了。
明朝与岛津家

降服于丰臣秀吉以后,岛津义久、岛津义弘都开始为了岛津家的存亡而积极当起了丰臣秀吉的舔狗,只有弟弟岛津岁久仍然保持着反秀吉的态度。

文禄·庆长之役(万历朝鲜战争)

文禄元年(1592年),丰臣秀吉发起了对朝鲜的侵略战争,“文禄·庆长之役”(中国方面称为“万历朝鲜战争”)爆发。岛津家也在此战中奉命出兵,但是因为岛津义久对出兵朝鲜持反对态度,因而并不怎么配合丰臣家的行动,最终岛津义弘率领着寥寥无几的军队,借了其他大名的船才渡海来到朝鲜。此时侵朝的日军早就在朝鲜各地作战,因为朝鲜军战力低下,又没有有效防备的缘故,侵朝日军势如破竹,立下了许多战功。面对这样的情况,岛津义弘也是欲哭无泪,称呼自己为“日本第一迟参阵的武士”,颜面尽失。
六月十五日,岛津家的家臣梅北国兼在肥后国掀起反旗,抗议出兵朝鲜,没有人想死在异国他乡。虽然此次叛乱很快就被镇压,但是岛津岁久的许多家臣却都参加了这次叛乱,因而丰臣秀吉下令命岛津义久献上弟弟岁久的首级。



因为岛津岁久之死,岛津义久也开始对丰臣政权产生抵触情绪,因而在文禄四年(1595年)的太阁检地结束时,萨摩、大隅、日向等岛津家领地收到的朱印状不再是岛津义久署名,而变成了亲丰臣的岛津义弘。此时的岛津义弘已经因为当上了秀吉的舔狗,从而掌握了岛津家的实权,成为了岛津家的家主。
因为这个缘故,岛津义弘在朝鲜战场非常活跃,在泗川合战中以寡击众击败了明·朝联军,使得明·朝方面的人都惊呼岛津义弘为“鬼石曼子”。不过,“鬼石曼子”这个称呼可能是日本人自己创作的,因为按照中国人的习惯,即便想形容对方勇猛恐怖,也不会在武将名字前加个“鬼”字,即便不是小温侯、小李广这样的称呼,也是啥混江龙、钻地鼠。实际上明朝方面只称呼岛津义弘为“石曼子”,“鬼”字是日本人自己加的。

泗川城遗址

另外,在朝鲜出兵以前,岛津义久的家臣中明国出身的许许仪后(即许三官,被倭寇掳至日本,后受岛津家庇护,出仕岛津义久)、郭国安等人就曾将日本即将出兵朝鲜的计划通报给了福建巡抚,说秀吉打算在“来春渡高丽,征辽东,取北京城”。福建方面也派出了间谍前往萨摩刺探情报的真伪,最后得出结论秀吉的确有侵略朝鲜的计划。于是,福建巡抚许孚远便在《请计处倭酋疏》中建议朝廷修建战船,出兵日本,与对秀吉不满的岛津家联合,在丰臣秀吉出兵朝鲜以前就击败他。
根据许仪后的叙述,岛津义久本人素来“敬服大明”,并不赞同丰臣秀吉出兵朝鲜,因而许仪后想撮合岛津义久与明朝联盟,一同对付丰臣秀吉,至于这究竟是许仪后自己的意思,还是岛津义久真有此意,就不得而知了。岛津家后来在关原合战以后没有受到处分,有一部分原因也可能是德川家康比较忌惮岛津家与明国的一些联系吧。

日本动漫里的岛津四兄弟

欢迎大家关注本头条号“指尖看日本”,同时本号招募日本历史、文化、时事趣闻写手,详情私信本账号即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关注我们:108日本导航为您护航

官方微信

APP下载

全国服务热线:

050-3559-6888

地址:東京都豊島区池袋

邮编:1700011 Email:108jp.com@gmail.com

Powered by 108日本 陪你飞© 2015-2018       

成都黄上科技有限公司旗下网站 为在日华人服务

蜀ICP备17012403号-1

手机版-小黑屋- 108日本 |微信设置

上海金融信息行业协会理事单位 | 上海市信息服务业行业协会会员单位 | 上海市网络信贷服务业企业联盟单位